做出真我  

Rise and Shine my life naturally

by Raymond Yeung

 

人生苦短,如果我們天天戴著面具做人 ,說著口是心非的話,過著虛情假意的生活,那麼,我們的生命豈非是白過了?

 

做出真我, 就是把自己真實的個性 , 真實的本事,真實的感情,毫不矯飾地自然流露出來。

 

在現實世界堙A 每人每天都扮演著不同角色。 比方說,我們有時是老闆,有時是伙記;  有時是上司,但有時是下屬; 有時我們是導師,但有時郤是學生; 有時是講者,有時是聽眾; 有時是父母,有時是子女...

 

角色儘管各有不同,惟對於每一個角色,我們都要真心真意、真誠真性地用心去做,亦只有用心去做,我們才會將每個角色都做得淋漓盡致,發出光輝,因而使我們的人生得到最大的滿足和快樂。 

 

但很可惜,在俗世的價值堙A真情地去做出自己往往被視為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,因為,我們自少便受到敎導,我們要經常掩飾自己 的真心:  說什麼「逢人只說三分話, 未可全抛一片心」。

 

還記得,小時候經常聽到大人說,什麼「忠忠直直,終之乞食。奸奸姣姣,朝魚晚炒。」什麼「口甜舌滑,八面玲瓏。」總之,就是我們不要隨便露出真情,不要隨便說出真話,更不要隨便做出真我。

 

長大後,出來做事,我每天聽到很多走江湖式的恭維話、門面話、客套話、官僚話。這些說話 ,由於沒有真情,缺乏深度,我聽了,但又好像從未聽過。我想,說這些話的人, 他們實在是不說白不說。

 

另外,我每天看到很多人, 他們做事虛情假意,盲目跟風,過著膚淺無聊的生活。我想,如此說話,如此做人,如此活著... 那就好像是活著等如白活!

 

因此,我不禁要問,人是否必須虛偽才可以生存呢?

 

當然,我不能否認,虛情假意 ,說話玲瓏,曲意奉承,弄虛作假... 這些技能亦是一種謀生本事。但若果人的一生都要靠這些手段才能生存,人生豈不是很沒趣? 

 

其實,放眼大自然,我們會發覺動物的生存技能各有不同,而弄虛作假,亦只不過是眾多本領中的其中一項吧! 

 

我想,我們若要活得暢快、過癮、自在, 我們便需要學好真本事 - 真實的謀生技能,而不是什麼弄虛作假的手段。

 

我相信: 做出真我,坦率做人,真心真意地跟著自己的心意去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 - 這樣的生活才 算得上是真正的人生。

 

我們不必埋沒自己,而去做滿足別人欲望,或別人叫好的事,因為那樣的人生不是為自己而活的真正人生。

 

我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,每個人都有他該走的路,有他該做的事。

 

別人的評價,可以作為參考,郤無需介懷。

 

其實,每個人的意見都不會相同,評論更不會一樣。正是世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那麼,我們又何需為某人的一些評論而耿耿於懷呢?

 

我以為,只有正直地做出自己,人生才會有光輝,生活才會得到滿足和意義。

 

 

飛鴻生活哲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