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立思考  by Raymond Yeung

 

我不是最好的,但我是不同的。

 

人生出來就是每個都不同:不同的外貌,不同的天賦,不同的思想。換言之,世界上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--這是天生的,是自然而然的。

 

發揮獨立思考,就是發揮上天賦與我們的獨特的人格。事實上,只有獨立思考的人,才會有獨立特行的個性,才會有獨立自主的生命。亦只有這樣,人才會活出生命的光輝,活得暢快和有意義。

 

平庸的人,他們不曉得運用天賦的獨立思考,他們只會人云我云,人有我有,人做我做。他們受人擺佈,被人愚弄;他們怕人取笑,怕人妒忌,怕人排擠; 他們終日責怪人家,也終日埋怨自己。事實上,是他們自己埋沒了自己的個性,是他們自己埋沒了自己天賦的獨立思考。

 

還記得小時候聽過父子騎驢的故事嗎?從前,有兩父子一起騎驢,有人看見了,就說他們虐待驢子,他們聽了,就讓兒子騎驢,父親走路,於是,又有人說兒子不孝順父親,他們聽了,就讓父親騎驢,兒子走路,但不久又有人說父親不愛護兒子,最後,兩人只得抬著驢子走路了。事實上,無論我們怎樣做,總會有人說三道四,別人的意見,我們固然要聽,但最後必須是自己用獨立思考去決定怎樣做,因為只有自己才最明白自己的興趣和才能,亦只有自己才會對自己做的事負責。

 

獨立思考並不是叫我們盲目排斥別人的意見,也不是叫我們凡事都不相信別人。事實上,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們都不能親眼看見和親身經歷,但它們郤是千真萬確的。一件事情是否可信,我們要用智慧、用常理、用良心去判斷。如果某件事情是超越我們的智慧所能判定的,我們就要接受這個現實,把事情拋開,或許日後當我們有能力時,事情就可以解決了。

 

思考是心靈的運動,它愈做得多,就會愈強。我們每天在工作和學習時,都要用心去思考:思考要深、要闊和要密。深是穿透事情的表象而直達事情的核心;闊是旁及事情的不同成因和變數;密是顧及事情中的每個細節 。

 

哲學家笛卡兒說:「我思故我在。」我們只要是活著,我們的思想便會不斷地進行。當然,我們平時的思想大都是隨意和無心的,而且往往流於表面和膚淺。事實上,這些沒有深度的思想就佔據著我們大部份的生命,這是自然的,也是必需的,因為如果我們整天都在深思,我們很快便會瘋狂而死了。話雖如此,我們郤不可以天天都沒有深 度思考,因為沒有了深度思考,我們的思考能力就會退化,這就好像一個人每天都有日常活動,但如果他缺乏了適量的運動,他的體能很快衰退了。

 

一般來說,對於小事,我們不需要想得太多,只要事情不違反正直的大原則,我們應該想到就做,事實上,亦只有這樣做人才會活得暢快。對於大事,我們就要細察深思,忍耐堅持,我們至少要想兩次才去做,第一次我們要嘗試天馬行空、全情投入地去想,並把想到的紀錄下來,然後隔一天,當思想冷郤之後,才想第二次,慢慢用心修改之前的想法。如果我們對第二次修改還不滿意,而時間又許可的話,我們可作第三次、第四次的修改,直至自己完全滿意為止。

 

總的來說,在思考時,我們要以自己的心作為我們思路的嚮導。當思想停滯不前時,我們就要把事情暫時擱下,讓思想放假,當思想恢復了活力時,我們就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。

 

 

飛鴻生活哲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