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封表白生命的信 

 

杜蘭德先生: 

 

你問,我在生命中得到什麼? 又問,為什麼我要那樣辛苦地幹活? 

 

我要幹活,猶如母雞要生蛋一樣。我相信,凡是有生命的東西,隱隱中都會有一種莫名的衝動,那是要為生命積極行動。我以為,生命,就是積極地活動。 沒有積極活動 --- 除了是在積極活動間的歇息 --- 生命是痛苦而危殆的。事實上,沒有積極活動的生命,幾乎是不可能的,因為只有垂死的人,才會無所事事。 

 

一個人的活動能力,是與生俱來的。換言之,他的活動能力,就是他的遺傳天賦。 我不能生蛋,因為我沒有這種天賦能力,同樣道理,我做不來國會議員,彈不好大提琴,不會在大學敎書,或者當不成鐵 路工人,也全是基於同樣原因。而我最能做的事,就是我做得最容易的,那是一項不能解釋的恩賜:我是天生好奇,喜歡思考,同時,又有一種比平常人為佳的能力 --- 那就是將意念化為文字。 於是,我就以寫作和編輯為生,亦即是說,我的積極生活,就是從事文字工作了… 

 

孟肯 謹上

 

英文範本

 

 

飛鴻中文YouTub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