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ymond Yeung Tax Consultant *  former IRD Assessor

飛鴻稅務顧問  *  前稅務局評稅主任楊輝洪主理

Tel / WhatsApp  94735846 * 會面可在旺角新世紀廣場

 

何解網站名為飛鴻

你聽過這首詩嗎?

人生到處知何 應似飛鴻踏雪泥
泥上偶然留指爪 鴻飛那復計東西
老僧已死成新塔 懷璧無由見舊題
往日崎嶇還記否 路長人困蹇驢嘶

小弟愛讀書,奈何天資不佳,所以學問始終平庸。惟本人放浪不羈,不群不黨,不甘一無是處地過盡一生,所以,臨老時孤注一擲,毅然離開了工作十八年的稅局,然後,成立網站,發放稅務資料,提供減稅貼士,並藉著網站發表各式各樣文章,指東話西,笑罵江湖---這無非是希望在平庸的生命堙A激發出一點不平凡。但願,我能像詩中的飛鴻,在雪泥般的人海堙A偶然留下自己的足印,我想,即使是一鱗半爪,亦堪快慰半生了。

或許,你早已知道,這首詩是蘇東坡作的,飛鴻乃指飛雁,在大文豪蘇東坡眼中,人生,就該像鴻雁偶然在雪地上留下的腳印。

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無數人就在塵世間飛掠而過!而在千千萬萬在塵世掠過的人羣堙A郤只有偶然幾個人留下印記,給後人思念,在這 少數人的人生中,他們大多有飛揚跋扈,任我飛翔的時候,但他們不少亦有窮途潦倒,躊躇不前的困境。

對於人生中的各種苦困,我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個人是無力改變的,即使聰明能幹如蘇東坡,亦只能嘆句:路長人困蹇驢嘶!

既然人生的苦困是無奈的,人何不學飛鴻在雪泥上留下腳印後,就瀟灑飛去呢? 人生中的一切得失榮辱,人又何必苦苦計較呢?

飛鴻生命,自由飛翔,隨緣自在,在遼濶的天地中,在無盡的時空堙A它們偶爾在某時來到某地,當玩夠了,它們就 會忽然離開,有時,它們還會偶然在地上留下一鱗半爪,供後來者思念---飛鴻這種生命,實在是我畢生夢想。

回想當我正要自稅局退出時,很多人對我說:「在稅局媟穔稅主任,工作安穏,無風無浪,薪高糧準,那麼多的好處,在其他工作是難以找到的,況且人近五十,要再找到這樣的優差,恐怕不可能了,那又為 何要離開呢?」但在我來說,這種長期的、沈悶的、拘束的稅 局工作,郤像是一個鐵造的囚籠,將飛鴻重重圍困,飛翔不得。當然,我不敢說我不在乎薪高糧準,但若要我以畢生的自由交換,我又覺得實在很不值得!所以,當我在稅局逗留了一段時間後,當我在一些檔案內留下了一些墨水後,當我的心感到厭倦後,我就要學飛鴻那樣忽然地飛走了。

飛鴻稅務顧問,是我自稅局退出後的自由工作,那堥S有上司,沒有下屬,但有的是各路英雄朋友,閒情逸緻,想做就做,想睡就睡,想唱就唱,想笑就笑...

從生活現實的角度來說,飛鴻稅務顧問為我自稅局退休後的生活提供了一些微薄的收入;而從事業成就的角度來看,它開展了我人生事業的另一篇章。但願:由飛鴻稅務顧問網頁資料錄製的CD Rom,連同我在網站發行的書籍,能夠不斷 為人解決稅務及工作煩惱。若願景成真,飛鴻稅務顧問就可以為我短暫平庸的生命賦上長久的意義了。

飛鴻,對我來說,還有另一種意義:記得年少時,有大人把我的名字---楊輝洪---戲稱為黃飛鴻。當時,我只是一個小孩子,無搏雞之力,更無高尚人格,如今想起,終我一生,我---楊輝洪---又何德何能,與黃飛鴻師傅相比呢?

飛鴻與輝洪,輝洪與飛鴻,或許是我一生的錯覺,或許是我一生的夢想。

從夢想飛回現實,飛鴻,亦指以前替人傳遞書信的飛鳥,由於這個網站是靠書信及電郵運行,所以經再三考慮後,我就用了「飛鴻稅務顧問」這個名字了。

 

歡迎你到  飛鴻文選